金色梦乡

不混圈,只对我自己的言行负责

[Endeavour] One More Rainy Day

宇宙:Endeavour 摩斯探长前传 第一季

配对:Peter Jakes / Endeavour Morse

评级:Gen

——————

One More Rainy Day


 

Peter Jakes喜欢抽烟,尤其在雨天。

 

牛津的雨天偶尔会是这种暗黄色犹如旧照片,而雨季里总有几台单车被嬉闹的学生们随意丢在路边。他习惯性地把手里那支香烟平衡在食指与中指之间,通常是Lambert&Butler,然后斜坐在窗边,透过烟雾和阴雨看着阿尔达特街尽头的那个拐角,偶尔看看表。

 

八点十分,Morse准时出现,撑着伞小心翼翼地走过警察局门口的街道,但石砖缝隙间细细的水渍还是弄脏了新皮鞋,他苦恼的皱眉。窗后的Jakes抿住一个笑容,为了楼下这位警员总是如此笨拙的举动。

 

对,Morse来牛津警局上班的第一天也是这么一个暗黄色下雨的星期一,瘦弱的Morse裹在一件十分不合身的薄外套里,给问路的游客指方向时甚至不记得把手拿出大衣口袋,露出了还没塞好的衬衫,一贯要把西装熨得四平八稳才肯罢休的Jakes光是远看都紧紧皱眉。不管怎么看,都是个邋遢又不太灵光的小鬼,中学毕业之后晃来晃去就进了警察局,Jakes警官叹着气又有些得意地给自己的推理加上更多的佐料:这个新手甚至没有考警察资格试。

 

但显然他并不是什么名侦探:Morse的资料表可不是那么填的。越读眉头就皱得越紧,Jakes一直对那所知名大学感情复杂,对半途放弃的失败者更是没有丝毫好感,再说读文科的中产阶级男孩为什么要来牛津警局做警员?Jakes冷笑一声,这可不是什么特别招人尊敬的职业,他猜这位文学高材生大概是看了太多的福尔摩斯。

 

那个星期三,他很快发现自己甚至不用去主动搜集Morse的信息,因为这个晕血的新手这两天已经成了高级警官举起酒杯时谈笑的话题。哄堂大笑的声音在Thursday发福的身影走近时戛然而止,而其他人都埋头假装做事时Jakes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探长背后的小跟班,Morse稚气未脱的脸上是似乎永远困惑的表情。

 

后来又发生了许多许多事,几个案件中Morse展示的能力让Thursday把他长期留在身边,也让Jakes下定决心要和他作对,再后来Morse通过了资格考试升成了和他一个办公室的警探。他们关系还是不怎么好,不过偶尔,只是偶尔,在那些有点恶毒的调侃之后,Jakes也会想起那个微笑:那个星期三上午他抬头看了Morse一眼,而Morse对上了他的目光,而Jakes警官还没来得及转开视线或是做好心理准备,那个新来的小警探就对他笑了一下。非常腼腆,有点紧张的微笑。

 

回到现实,他又瞪了一眼隔壁桌吱吱呀呀地翻箱倒柜找文档的Morse,后者接受到讯号于是一脸无奈地开始轻手轻脚。

 

一个微笑又悄悄蔓延到Jakes嘴角边,这次好像有点忍不住,于是他用拿烟的手挡在Morse的方向。

 

" " " " "

 

Morse喜欢听音乐,尤其在雨天。

 

牛津郡的雨下得不紧不慢,多么适合一出忧而不伤的歌剧。音乐总是让他放松,在最焦躁难过的时候。还在牛津的时候,他有些朋友认为音乐适合边做什么事边听,但Morse一直都坚持音乐绝对比小说更值得全心投入。

 

但最近他似乎越来越不用心。

 

比如今天就是雨季里绝佳的一天,天色泛青而景色无端像宝丽来旧照片。他应该心无旁骛地欣赏这段最爱的交响乐,但一切都似乎非得与他作对。


不断推进的八次低音赋格让他想起还是警员的时候他是怎么跟难缠的Jakes周旋,以获得一点点资格外的办案权限,焦虑地抿起了嘴。这段一向喜欢的快板,又像Jakes言语之间的步步紧逼,无聊而永远能让他心烦的调侃。一个装饰连音,于是Morse忽然心一跳,想起Jakes在讽刺里夹杂的微笑,警局的老式灯光下他的西装看起来完全像泰坦尼克号头等舱里的某个有钱少爷而不是牛津郡的穷警官。乐章之间的停顿又像Jakes偶尔看着他欲言又止的那些沉默,提高的音调像Jakes发现他偷偷在办公室里播唱片时脸上几乎是邪恶的微笑,隔着香烟薄薄的雾有点模糊不明。对,香烟,那些难以捕捉的背景音让他反复想起Jakes身上时有时无的香烟味。

 

意外的是音乐声戛然而止。

 

他惊讶地睁开眼睛,想起身检查留声机,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就已经不必了。调侃的语调响了起来,他听到Jakes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看到对方修长的手指抓起唱片的钩针,再次闻到空气中那股若有若无的烟味:“巴洛克......花哨的牛津男孩,Morse,是不是?我可一点也不喜欢悲剧。”

 

“你怎么来了?”下意识地问。

 

“Thursday叫我把这个给你,”Jakes把一个档案夹扔在茶几上,神情一如既往地半心半意,“还有,我在想你要不要出去喝一杯什么的?”


沉默。


Morse心里悄悄给这一段沉默补了一个上扬的装饰音。期间他看到Jakes挑眉,然后又回味了一遍对方特殊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调。


还是沉默。然后,

 

“走吧。”

 

“什么?”Jakes一眯眼睛的神色如此熟悉,他几乎后悔了,但只是几乎。

 

Morse把那张唱片小心收进泛黄的薄纸袋里,然后走到门外站好,对Jakes笑了一下,侧头向楼梯的方向,还放在大衣口袋里的手也下意识地往那边一指。

 

“我说,走吧,我们去喝一杯,Jakes警官。”

 

Jakes穿皮鞋,踏在木地板上声音像木琴一般清亮,那脚步声先是疑惑的慢板,然后逐渐轻快起来,由办公室门口绕下了楼梯。Morse跟在他身后,看着Jakes一丝不苟的衬衫领子,心里禁不住开始数Jakes脚步声里的节拍。这或许意味着一段很棒的序曲,Morse想。


END


私心让Jakes抽了固定牌子的香烟,其实我也没研究,就是觉得他会很chavvy吧我就搜了british+chavvy+cigarette,出来的就是那个(

评论(2)

热度(36)

  1. 为麦登登买菠萝的GagMai金色梦乡 转载了此文字
©金色梦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