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梦乡

不混圈,只对我自己的言行负责

访谈摘录

P:其實我很少,如果媾到好多女,應該不會作到好多歌,因為人已經滿足了,就是媾不到才需要不斷用音樂表達這種人間悲劇。

L:同樣來自朋友C:「聽過你們所有歌,覺得有兩個主題,第一個是『Not yet』,第二個是『Never more』,是這樣嗎?」其實我自己也不明白這條問題,但即管照問。
P:哈哈,我在想,世界有甚麼不是「Not yet」和「Never more」?

N:好多年前,我要返學、打工、夾band,好忙碌,常常半夜一點才回家。有晚搭巴士去元朗,怎知睡了,去到天水圍。落車見路邊有的士,立即上車,那程車跟的士司機一直傾偈,傾了很久,到家時司機說不收我錢,還叫我加油。我摸到袋中有隻CD,送了給他。
P:昨日在facebook看到「朋友的朋友」的經歷,一個女仔深夜搭的士回家,可能跟司機有傾偈,臨落車時司機問她可否幫他手淫?他已經很多年沒性愛。這件事好癲,但見他咁慘,最後又肯幫他,之後搭電梯還哭了出來,覺得這個男人好寂寞。而我朋友在facebook最concern是那程的士究竟有沒有收錢呢?如果沒收錢就變成性交易了。




评论

热度(7)

©金色梦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