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梦乡

不混圈,只对我自己的言行负责

【翻译】injured drabble by traxits

作者:traxits @ tumblr

授权状态:authorized

提梗:他们中有一个受伤了。


“如果你再动,我就亲自再给你开一枪。”

“小杰鸟,那可不酷,考虑到我已经中了一枪——”

“因为你总是不听我说话,”杰森反驳,抬头挑眉看着罗伊。有一秒种罗伊就那么回瞪他。最后罗伊还是哼了一声看向仓库的另一头,好避开杰森的视线。杰森回去接着做他的事。酒精的味道,纱布撕开的声音,都令人放松。放松的,熟悉的时刻。

话说回来,他们这样做已经多久了?他们为自己,为彼此包扎了多少像这样的伤口了?杰森记不清。说实话,很多以前的事他都没法记清,就连...

记忆是变化的,模糊的,尽管许多人不愿承认它实际上有如此模糊。

他抬眼看到罗伊正动来动去,肌肉在皮肤下抽动,杰森给他包扎时微微皱眉。他包扎好的时候,罗伊在颤抖;杰森已经看过他这样许多次,每多一次都更没法认清这动作之中的情绪。记忆,至少在今晚,意味着给他搭档包扎伤口的熟悉节奏。

(他的搭档。他以前也曾有过搭档,这些年来有过一些,但关于那些年的记忆都模糊而破碎,每当他想捡起它们拼凑出故事的原本模样,过程都太痛苦,他只有作罢。反正也没什么意义。他的那部分生命已经过去很久了,从他第一次死去——也是唯一一次,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像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他没法确定,但他似乎能记得那撬棍,鲜血和笑声。)

他回神注视着罗伊的手臂,叹了口气,“现在再出一次门太晚了。回楼上吧。”

罗伊转回头看着他,眼神有点飘忽不定,比杰森平日里熟悉的要模糊一些。不,罗伊没有失控,至少是没有嗑药,但在他们所做的任务之后他有点心神不宁。杰森抿嘴,抓起了最后一点包扎的东西。

“去吧,”他说,语气不允许反驳。他看见罗伊犹豫了一会儿,看见罗伊看着他,似乎在思考着要不要反抗,争辩,或者试着说服杰森,他们不该被黑暗束缚——

他们当然没有。只是杰森更喜欢那种感觉,漆黑的沉重的夜色仿佛就在他肩头,头顶的星星好像有重量。在黑暗里行动似乎更容易些;制造噪音的代价太大了。

罗伊动了动,凳子拖过仓库地板的声音拉回了杰森的注意力。过去的记忆和思绪总让他走神,一些黑暗和一些遥远的希望,自我伤害,仅此而已。但罗伊,罗伊总是很开心,很真实,他就在那儿。科莉原本也在,直到——

他丢掉了手头包扎的东西,然后跟着罗伊回了公寓,绕到厨房倒热水泡茶。他泡了一整壶,拿到楼上让自己缓一缓。要不是罗伊的话——

“小杰鸟,你要烫着你自己了,”

罗伊的声音低沉。杰森让他拿走茶壶,放到柜台上的托盘里。罗伊不需要他说什么就拿起了杰森放那儿的两个杯子,替他们俩倒茶时手有些抖。杰森脱掉了衬衫和长裤,有一会儿,他就那么坐在窗户旁,等待着日出。光亮透过沉重的黑夜,太耀眼,没法盯着看。但他还是在尝试着那么做,这让他想起每天清晨和艾森斯与达珂拉做的冥想。罗伊的手擦过他的胳膊,杰森的视线从远处的橘色光芒回到他身上。

“杰?”他问。杰森伸手绕到罗伊后颈。他的手掌刚才是被茶壶烫到了,但那没关系,他反正也感觉不到多少。就算他能感到,疼痛也让他感到真实,感到——

他没有继续细想这个,他选择靠近吻了罗伊。所以他常常感到自己并不真的活着,但那没关系,罗伊是他所知道的最有生命力的人,无论这家伙同时又是多么疯狂和古怪。罗伊在这个吻里呻吟,手指紧紧抓住杰森背后。所以或许杰森也有点儿疯狂吧。

end


评论(1)

热度(28)

©金色梦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