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梦乡

不混圈,只对我自己的言行负责

【翻译】Into Grey (Bruce/Jason)

by randomalia (spilinski)

authorized

blablabla:妈的我为什么文献还没做完还在这里摸鱼,我真的也不知道,忙中摸鱼的一小时急翻,typo什么的没有查。这篇很文艺很微妙,有些句子我很喜欢。罗宾时期所以可能涉及underage但作者行文没明说。

配对:Bruce Wayne/Jason Todd

分级:非常轻微的R级

 

天黑得很早。雨从深灰色的天空落下,整日如此。唯一的光源是人造的,电流通过台灯发出安静的嗡嗡声。阿尔弗雷德站在窗前,手里擦着发亮的银器,看着雨水落下溅在人行道。布鲁斯从门口望出去,视线紧跟着阿尔弗雷德的手,看着银器被熟练地拿起,擦过,放下,它们散发阴暗的亮光。只有屋外一直在下的雨的声音。

但那噪音依旧如影随形。布鲁斯有时觉得他在蝙蝠洞里也能听到那声响,地面上一声低沉的雷鸣,一周来它的声音未曾减退。在蝙蝠洞里,他舌尖的空气潮湿凝重,阴暗的屋顶窸窣着蝙蝠翅膀不安的拍动。他锻炼,起坐,直到肌肉开始发疼,然后爬上楼梯回房,等待着杰森回家。

*

在这样的天气里,即使是杰森短暂的出门旅行也足够让他的头发湿得黏在前额上,并且看起来比甚至比平时还要黑。他在客厅里踢掉了鞋子和袜子,把遮在脸上的头发往后一拨。阿尔弗雷德想让他去洗个热水澡,但杰森说他这天已经淋了足够的水了。他有别的热身方式,杰森漫不经心地说,而布鲁斯转头看向窗外,回避了杰森的眼睛。

*

他们出门时街道肮脏黏腻并且空无一人。在他的余光里,罗宾是一道耀眼的色彩,一道黄色然后是红色,闪过这灰暗的城市。当他们锁定了猎物,布鲁斯的拳头是浸湿了的重击,惨叫的人被再次击倒在地,声音消失在天空里低沉的雷声中。

有时候蝙蝠侠是一个避难港湾,让他自由释放白天身体里积蓄的不安能量。但今晚,即使那能量也不觉得自有。它回到他的皮肤里,强迫他全神贯注盯着对面站着的粗壮的罪犯。他提醒自己,打得太重没有必要。

杰森的身影飞快掠过,脚底浸湿了油污的沥青路对他仿佛不存在,从一片死寂的摩天大楼间掠过,流畅优美的对比。

*

“我的床?”

坐在早餐桌对面的杰森点点头,突然对他吐司上的黄油变得非常热心。

布鲁斯知道自己正直盯着杰森,他也知道他不该这么做,但这个年轻男人对他是个令人害怕的奇迹。杰森是如此地相信他们俩应当永远在一起,就像那是某种自然的法则,相信他们将永远在黑夜里捕猎,或许当太阳升起时窝成温暖的一团。

布鲁斯同时也知道他的庄园里有多少空房间。

“我们去看看你的天花板,”他说着,放下了晨报。“或许我们可以把它修好,这样你也不用搬出旧房间。”

上楼,杰森床顶上曾经光滑的天花板已经屈服于长期的雨水浸透,墙皮开始扭曲,看起来惊人的脆弱,好像雨水已经聚集在那里,在那些灰泥和涂料之下。

“杰,我想我们最好让你搬到走廊远端的其他房间,然后找人来修房顶。”

*

一个星期缓慢地过去,漫长的日子被潮湿的雨水声和沉闷的平静填满。在夜晚布鲁斯起身站在他房间门口的门廊前,看着走廊远端杰森静静从旧房间搬进新的。杰森漫不经心地低头系上他睡裤上的细绳。影子覆过他苍白的背,在突出的肩胛骨上拉长成翅膀的模样。

在布鲁斯眼里,他年轻而永恒。

*

潮湿的泥土的气息被他们带回了家,在蝙蝠洞里若隐若现。当第一道曙光划过黎明,他们开着蝙蝠车穿过大街,大抹粉红色染亮视平线。清晨的红色天空...关于这个,阿尔弗雷德一定有什么说法,但布鲁斯现在只能想起这是坏天气的象征。

在他身边,杰森正兴奋地说着那次埋伏的结果——它十分顺利,连布鲁斯都几乎要满意了——完全忘了自己的伤口。在杰森腿内侧的柔软皮肤上有一道重重的刮痕,下巴上也有一道擦伤。那伤口沿着他下颌的轮廓划过,红色已经开始渐渐转为斑驳的紫色。布鲁斯戴着手套的手指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它。

“好吧,我会注意的,”对这沉默的提醒,杰森回答。“阿尔弗雷德应该已经备好了冰块。”他咧嘴一笑,骄傲的自鸣得意的熟悉的杰森的笑。

*

晨光把布鲁斯卧室里厚重的窗帘晕出柔软的光边。布鲁斯仔细地盯着它,因为他身后所有的感官都在提醒他,杰森出乎意料地躺在了他的床上。小心翼翼的呼气,和似乎有所意图的吸气,声音在他背后。过了一会儿呼吸声静了下来,渐渐找到节奏,沉了下去,这时他猜杰森睡着了。

但在这时,温暖的手指滑过他的脊背。它们从他突出的脊骨滑到他肋骨间的一道深深的伤口,然后又移动到他臀部边缘。赤裸皮肤上新画出的图案,此刻言语遥远而笨重。

“我的天花板还是很糟,”杰森的话打破了宁静的空气,“我想我可以睡在这里。”

显然,在他们房间之间的那第二个房间,并不合杰森的意。

在他背后等待的那只手移开了,布鲁斯回头,看到杰森表情里的犹豫,看到他已经准备好拉起防御。有人就在他如此近的身边,但他又有未实现的欲望,这感觉对布鲁斯很陌生。杰森面对着窗户,暗淡的光洒在他身上,光明在黑暗的房间里为他划出模糊的轮廓。

当杰森的手再次触碰他,他允许自己顺着那颤抖的手的动作移动,然后更近,更近,直到他们的身体最终拥抱在一起。他不说话,只用湿润的吻抚过杰森的嘴唇,他的脖颈,他平坦的下腹,听着杰森柔软的叹息。

*

那天晚上罗宾的绿色手套闪过,狂暴的声音回响过一具瘦削的身体。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被扔出窗外躺在巷底,布鲁斯静静看着他胸腔受到重创后断断续续的起伏。

“够了,”他说,向前走了几步进入街灯投下的光晕中。杰森的双颊在罗宾面具下染着粉红色。如果此刻碰触他的脸,那会是温暖的。光滑的皮肤,饥渴的嘴唇,布鲁斯感到自己的指尖涌过血流。

“我们不该继续吗?”杰森说,真诚并急切。

布鲁斯很想。他瞥了一眼那个地面上似乎在挣扎移动的身影,然后转会头,目光停留在杰森呼吸的柔软起伏上。

“不。这就够了。”

风吹过蝙蝠侠的披风,带来远方逼近的警笛声。

“要回家了,那么,”过了一小会儿,杰森说。他谨慎地盯着街口,不用转头就知道布鲁斯在他身旁点头。

然后他开始奔跑,让布鲁斯追在他身后,鞋子溅起积水,踩破了大雨留下的平静的倒影。

end


评论(5)

热度(35)

©金色梦乡 | Powered by LOFTER